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别山小草丰富多彩的博客

转载、推荐、喜欢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初毕业于新疆财经大学,在党的高级领导机关做政策研究和宣传工作20年,后从事新闻工作17年,在高级记者的岗位上退休。现仍为省委宣传部的新闻阅评员。

网易考拉推荐

「西去东回·感受农村政策六十年」 第六章 新疆原本落后也搞“大跃进”一一 5、我所看到的社员们  

2016-01-04 04:41: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章內容提要
全国解放初期,我国农业还很落后,新疆农村农业更落后。耕作粗放,水利条件也差,农民的耕作技术很低,家底很穷。就是这样的基本条件,在全国大跃粗进年代,提出赶英超美、跑步进共产主义的空虚形势下,也提出跑步进共产主义。我和我的大学同班同学郑忠德当年分别在和田、克州工作,共同回忆了当年所去农村的部分见闻,这章文章是我们合作的成果。
下图:二位是合作者刚大学毕业不久重逢照
2016年01月04日 - 大别山小草 - 大别山小草丰富多彩的博客
 5、我所看到的社员们
此文是我大学同班同学郑忠德回忆1960 在新疆和田农村的情况,很有新疆代表性,我从
他的“闲棠居士博客”移植本章节。
当时生产力水平的低下,“三级所有,队为基础”只能是挂在墙上的口号。生产队什么都
没有,也就无所谓基础不基础的。生产队、大队都穷,社员们当然也富不起来。这叫“大河里
没水,小河干。”“小河干”到什么程度?很“干”。
他们住的是土房,我在前文提到过,围墙是土块堆起来的,屋顶先上杨树原木做房墚,树
枝做椽,上面再铺上芦苇席,再糊泥巴。墙面用稀泥浆抹平,待干了后,就可入住了,考究点
的里外墙再抹上石灰。室内大多砌有土炕,炕上铺芦苇席,经济条件好点的,铺有羊毛毡子。
再富有点的就铺地毯了,不过,这样的户头在农村几乎没有,除非以前的巴衣(地主)。炕头
有一、二个木柜子,里面放衣被之类物件,一个小桌子,这是最简单户头。更有清贫的,室内
炕上除一张芦苇席子就一无所有了,用家徒四壁、一贫如洗来形容丝毫不算夸张。房前屋后因
为自留地比较多,拦起个园子,种些瓜果蔬菜,屋前再搭个葡萄架。这应当不是想象中的乐园,
在新疆应该是很容易搞起来的。然而,在我所在大队很少有这样的户头,这使我感到很奇怪和
疑惑。我问大队书记热合曼是什么原因?他居然尴尬的看着我不回答我的问题,也许他心中有
答案,但不能表达出来,我理解他,当然没有强求他。
人们的穿着同样十分的简单。男的,夏天一件白布上衣,下身白布裤子。说它白,那是指
的原色,因为很少换洗,已经成了灰色。冬天,一件棉“袷盼”(棉大衣),里面除了夏天那
身单衣,什么也没有。大队干部比较体面点,有穿西裤、绒衣的,当然是比较便宜的那种。女的,
夏天穿连衣裙,冬天上身棉袄,下面秋裤外套裙子。无论男女,夏天基本不穿鞋子,冬天穿靴子,
这可能是他们唯一的奢侈品了。因为那时人造革还没到新疆,那儿的靴子都是真皮制作,比较贵。
也因此他们特别地爱惜,去赶巴扎舍不得在路上穿,待快到巴扎了再穿上。也有买不起靴子的,
就买双解放鞋。男人不穿袜子,一块包脚布解决问题。

吃什么?乌麻什(玉米粉做的面糊)、包谷馕、白面馕。白面馕还难得吃,绝大部分时间
吃的是玉米粮食,很少很少吃菜。他们自己基本不种菜,有少数人种一点,品种很少。皮牙子(洋
葱)、恰马古(类似白罗卜)、西红柿都少有。赶巴扎时看到的西红柿,长得不成形状,质量差,
但总比没有强,聊胜于无。因为饮食简单,所以吃饭也没有什么排场,除了喝玉米糊要有个碗、
勺外,吃包谷馕非常方便的,有水就行。我们刚到新疆时,有人说老乡吃馕的办法既省时间又有趣。
因为农村只要是有人、有村庄,就有水渠,水渠的水是流动的,而水渠总是在路边的,所以老
乡把馕往水渠里一放,肩上扛着砍土曼,就跟着这馕往前走,馕泡得差不多软了,就捞起来吃。
馕吃完了,人也到了田里。
这当然是说着好玩,但也证明老乡的饮食确实很简单、清苦。逢年过节怎么样?一样,没
有什么荤腥。新疆不是牛羊成群吗?那说的是畜牧区,我们这里是农业区,集体不养羊,个人
不敢养,也买不起,哪来的羊肉吃!说起来叫人心酸。
老乡们口袋里没有钱,但男人们总还想要抽口烟吧。新疆有一种叫“莫合烟”的,是当地
土产烟,散装,呈颗粒状,在供销社门市有卖的,相比纸烟要便宜得多。买来后,要用裁好的
纸条卷起来抽。前苏联的许多电影里都能看到剧中人卷莫合烟、抽莫合烟的镜头,我分析这种
烟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但就是这样的烟也不是人人舍得买的,我在参加他们的生产队长或大
队干部会议时经常看到他们一屋子人抽一根烟的情况。正开着会,有人卷了一根烟,他抽了一口,
就传给下一个人,这个人接到后用力抽一口后再传给下一个,直到把这根烟抽完。
就是这样的生活水平,老乡们已经很满足。因为能吃饱,不饿肚子了。旧社会时,常年吃
不饱,有一顿没一顿的,靠桑梓、杏子、桃子、哈密瓜等各种野生、家种的水果勉强维持生命。
因此,当他们能够有粮食,不管是粗粮还是细粮,吃饱肚子的时候,心里由衷的“感谢毛主席”、
“感谢共产党”。高呼“亚西松毛主席”“亚西松共产党”(亚西松——万岁),甚至和田的
库尔班大叔“要骑上毛驴到北京见毛主席”,去表达他的感激之情。
他们甚至把这种感激之情洒到了像我这样的汉族干部身上。他们所接受的宣传和教育是“毛
主席、共产党解放了我们”,而毛主席、共产党都是汉族人。所以,看见汉族人,他们都很恭敬。
男人见了要和你握一下手,女人见了75 度弯腰致礼。那种虔诚、谦卑,见了叫人有一种说不

出的难受和歉疚。因为我没有为他们做什么,我也无法为他们去做些什么,以帮助他们改变和
改善目前的生活状况。因为,我的力量太薄弱了。
就是这样的老乡,他们过着最低水平的生活,看不见未来和希望,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
精彩,仍然默默无闻地劳作在这片“希望的土地上”。虽然老天爷给他们的回报是那样的少,
他们依然本分、老实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过着他们清苦的日子。
最近,党中央号召发达地区要对口支援新疆,帮助他们真正走向富裕的幸福生活。
我由衷的为新疆的老乡们高兴。
(2010.12.13)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