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别山小草丰富多彩的博客

转载、推荐、喜欢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初毕业于新疆财经大学,在党的高级领导机关做政策研究和宣传工作20年,后从事新闻工作17年,在高级记者的岗位上退休。现仍为省委宣传部的新闻阅评员。

网易考拉推荐

「西去东回·感受农村政策六十年」 第八章 「信阳事件」是天灾还是人祸?  

2016-01-17 04:2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去东回·感受农村政策六十年」 第八章 「信阳事件」是天灾还是人祸? - 大别山小草 - 大别山小草丰富多彩的博客
左图:作者1975年8月站在北京天安门广场
 编者按:一九九六年春天,我跟随时任河南省委书记杨析综到信阳地区调研,地委
书记赵凤羽汇报说,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零年春天,信阳地区(当时包括
驻马店地区)由于饥饿死亡一百五十六万人。那时候我正在罗山高中读书,
有些死人场面我是亲眼所见。我的亲人就饿死了八人,包括我的母亲、岳父、
两个侄女、姐夫、外婆、舅父母。
记忆历史错误是为了吸取教训,更好地贯彻科学发展观,为在2020全面实现小康鼓劲加油。
 
一、新华社记者杨继绳笔下的“信阳事件”
河南省位于中国中原地区。在20 世纪60 年代,这里红旗举得最高,“经验”出得最
多,饥饿也十分严重。河南的饥荒是从政治运动开始的。1957 年7 万人被打成右派分子,
占全国右派分子总数55 万人的15%,也占河南省干部总数的15%。1958 年又在党内开展
了揭批“潘杨王右倾反党集团”运动。政治运动造成了恐惧和狂热,造成了浮夸和残忍,
也造成了一系列惨绝人寰的悲剧,其中,“信阳事件”最引起人们的关注。
信阳事件:
据当年中共中央监委(即中纪委的前身)派往河南调查的李坚对我说,河南饿死人最
多的有3 个地区,一是信阳,二是南阳,三是许昌。当时信阳影响最大,成为震动一时的“信
阳事件”。
信阳地区位于河南省东南,与湖北的孝感、黄冈和安徽的安庆、六安、阜阳五个地区
接壤。在1958 年,信阳地区辖信阳、息县、固始、潢川、新县、罗山、淮滨、商城、光山、
确山、西平、汝南、新蔡、泌阳、遂平、上蔡、平舆、正阳18 个县和信阳、驻马店两个
市镇(当时驻马店为镇)。全区面积28000 平方公里,850 万人口。这个区的一大半面积
曾是大别山、桐柏山老革命根据地,战争年代为革命牺牲了数十万人。当地的老人说:“对
西去东回·感受农村政策六十年122
第八章  「信阳事件」是天灾还是人祸?
共产党来说,大别山树有功,草也有功。”这里是河南省的重要粮棉产区,还盛产茶叶、
木材、毛竹、油桐、药材,素有青山绿水、鱼米之乡的美称,著名的鸡公山风景区就在信阳。
人们说河南省“三阳开泰”(信阳、南阳、洛阳),是指这三个地区是河南经济条件最好
的三个地区。就在这样一个地区,在1959 年冬到1960 年春,至少有100 万人因饥饿而死,
饿死的人占总人口的八分之一以上。然而,多年来,这个重大事件一直秘而不宣,时隔40
年,外界还不知其中内幕。
1999 年9 月,为了解“信阳事件”真相,我专程赴信阳调研,陪同我的是新华社河
南分社高级记者顾月忠和大饥荒年间常驻信阳的新华社记者鲁保国(后在中共驻马店市委
宣传部长的位置上退休)。由于顾月忠在当地有着良好的关系,信阳市委对我们接待十分
热情,但得知我们这个调查题目以后感到为难,他们让宣传部把我们送到鸡公山,希望我
们在这个著名的旅游胜地玩几天就打道回府。我们在山上呆了一天后就下山,并利用一个
多星期的时间完成了调查任务。
我们在住地狮河宾馆召开了几个“信阳事件”当事人(健在的当年地委和县委干部)
的座谈会,同几位关键人物进行了个别交谈,还下乡访问了一些农民。回到郑州后,又查
阅了历史资料,终于弄清了信阳事件的基本情况。

1、政治高压下的胡言乱语
在中国这样的政治体制下,上行下效,上面有什么政治斗争,下面也会搞同样的政治
斗争,而且越到下面斗争越扩大、越残酷。河南省在批判“潘、杨、王”(见后文)之后,
接着是反右倾运动。
我们可以从信阳地区光山县看到河南省反右倾运动的残酷性。1959 年月11 月11 日,
光山县召开县委扩大会议批判县委书记处书记张福洪。张福洪被扣上了“右倾”和“蜕化
变质分子”两顶帽子。在批判会上,县委书记马龙山带头踢了张一脚,群众就一涌而上,
揪头发,打耳光,踢膝盖。12 日以后的县委扩大会议上,对张斗争了两天,打得他鼻子,

嘴巴,耳朵流血,头发也被揪掉了一块,身上的黄军装被撕得一条一条的,行走很困难。
13 日又把张交给县委机关干部批斗。马龙山又在斗争会上打了张两个耳光,斗了一天,张
已经不能走路了。14 日又斗了一天,是县直属机关斗的。15 日交给公社干部斗,这时张
只能趴在地上,斗他的人用脚踢,头发一块一块地被拔光了。16 日张福洪又交给公社斗了
半天,张快死了,才拉回住室,大小便失禁,不吃不喝。17 日说张装病,又斗了一次。18
日说张盼望蒋介石来,又组织干部把张从床上拉下来斗一次,张要喝水没人给,19 日中午
张福洪死了。据信阳地区专员张树藩后来的回忆中说,1959 年春天,为了解决农民饥饿问题,
马龙山曾让张福洪到一个生产队搞包产到户试点(当时其它地方也这样做,中共中央没有
批评)。庐山会议以后,把包产到户当作右倾机会主义的罪行。马龙山不承担责任,说是
张自己搞的。张不服,坚持说是马书记派他搞的。在专制制度下,官大一级压死人。所以,
张福洪落得这样悲惨的结局。
其它各县的反右倾斗争也很残酷,如息县批斗县委副书记丰佩然,说他否定三面红旗。
县委书记徐锡兰主持。徐锡兰坐在上面,手枪放在旁边。丰佩然站在下面,有人按脖子,
有人用拳头打,有人用脚踢。
据信阳地委副书记、专员张树藩回忆,全区为此挨批斗的大约有12000 人次。在政治
高压下各级干部不得不胡言乱语。
1958 年6 月8 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遂平县卫星农业社第二生产大队5 亩小麦平
均亩产2105 斤的新闻,消息传开之后,6 月12 日,《人民日报》又发表了遂平县卫星农
业社第一大队2 分队平均亩产3530.75 斤的消息。7 月12 日《人民日报》又发表了西平县
城关公社出现了小麦亩产7320 斤,是更大的浮夸典型。
这三颗“大卫星”都是信阳地区放出来的,是反右倾斗争的“硕果”。在高压的政治
气氛中,谁要对高产提出怀疑,就给谁带上“给大好形势抹黑”、“怀疑派”等政治帽子,
谁要说高产典型是假的就要挨批斗。
1959 年信阳出现旱灾。在当时全国一片狂热的情况下,信阳地委提出“大旱大丰收”
的口号。明明受灾减产,却要说产量超过1958 年。主管农业的地委副书记、专员张树藩

在8 月初开了一个各县负责人会议,让大家实事求是地估计形势,认识灾情,及早采取措
施如多种蔬菜等,预防饥荒。这个会议引起不同看法。不久,庐山会议精神传了下来,政
治压力越来越大,地委让各县报秋收预计产量。在这样的气氛下,产量越报越多,后报的
比先报的多,各县领导不敢先报,怕报少了挨批。据当时大会工作人员余德鸿40 年后向
本书作者回忆,开始报了300 亿斤。当时张树藩和邱进敏二人不相信这么多,让大家再报,
报了150 亿斤,最后落实到72 亿斤。地委常委讨论时,9 名常委中有8 名认为1959 年比
1958 年更丰收,1958 年是56 亿斤,1959 年72 亿斤也是很正常的。但张树藩只相信30 亿
到40 亿斤。
8 月底9 月初,中共河南省委召开贯彻庐山会议精神的扩大会议,信阳由张树藩带领
县委书记出席(地委书记路宪文没有出席),会议一开始就让各地委书记报产量。张树藩
先报了地委常委讨论的72 亿斤,然后又讲了他自己的意见(30 亿到40 亿斤),省委对张
树藩很不满意,问地委书记路宪文:“你们信阳是怎么搞的?”在省委的逼压下,路宪文
又召集到省里开会的县委书记重新报产量,县委书记们都低头不说话。在路宪文的一再逼
迫下,有人不得不大胆地反问:“不是在家里都报过了吗?”路宪文说:“有人对家里报
的产量有看法。”“有人”就是指张树藩。接着,召开扩大会议,按照省委的意图要各地
区找右倾典型,并对右倾典型开展批斗。对说过实话的平舆县长曹明展开了批斗,随即撤
了曹明的职务。(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