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别山小草丰富多彩的博客

转载、推荐、喜欢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初毕业于新疆财经大学,在党的高级领导机关做政策研究和宣传工作20年,后从事新闻工作17年,在高级记者的岗位上退休。现仍为省委宣传部的新闻阅评员。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原创】农 民 工  

2015-12-03 07:1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朱 子《【原创】农 民 工》

农 民 工

朱 子

农民工,一个用出身定位身份的称谓,听起来就叫人有一种被“歧视”的感觉,农民就是农民,工人就是工人,什么叫农民工?农民与工人凑合成的一个词汇,使农民摘不下草帽,扔不掉锄头镰刀,而工人又降低了地位,所有重担和无情的风雨,都压在了他们的脊梁上。农民工,难道是命运的含义,难道是社会分配的依据,难道是打娘胎里生就的生辰八字只能满街干活,不能在城里安身立命,只能与辛苦和汗水相伴?但是,就这样一个看来带着“歧视”的称谓,他们也是很乐意接受的,不管怎么说,在农民的后面还有一个“工”字。祖祖辈辈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他们,梦想着也能过上城里人一样的日子,就这样扔下锄头镰刀从乡下扛着行李进城打工了,为城市的建设辛苦地劳作着,也逐渐地被城里人有所接受,成了城市建设的肋骨。

隆冬的城市,寒流已悄悄袭来,走在晨曦初露的街头,有如置身于冰窟,四周穿梭着刺骨的寒气。轻雾夹带着细碎的冰凌笼照整个就要苏醒的城市上空。从未在冬晨起得这么早,而今天,第一次把自己放逐在冬晨寒风里的感觉原来是如此地切入肌肤,冷飕飕地寒意从头顶一直蔓延到脚后跟。缩着头匆忙地只管前行。安静的城市毕竟还存留昨夜的清静,人们也大多还在做着未了的梦,城市的繁华等待着太阳的再次到来。
  前面的一条街,好象是另一个世界,昏暗的灯光下,灰布蓝衫的身影,三三两两忙碌在各个角落,只是工地上的机器轰鸣声还没响起,也许是怕惊扰了尚在熟睡中的城里人!而昨夜在这里休憩的人们,却早早地从暖和的被窝里爬了出来,在别人的睡梦中开始了一天的劳作。高高的脚手架上,他们赤露着双手,冰凉的钢管便在双手与钳子的配合下被紧固。只是看着这些与宠大的建筑相比显得有些微不足道的身影,想像着他们裸露在寒风中忙碌的双手,不知手与钢管的接触是不是带着刺骨地凉,那冰冷钢管的温度,频繁往复于他们的掌心,是不是让他们的手更显冰凉。还有那弥漫的晨雾或枯霜,是否已在他们零乱的发梢结起了晶莹,潮了他们的脸,也潮了他们的衣。攀附在高架上是不能穿厚棉衣的,太厚重会束缚手脚的灵活。只是寒意无可避免,他们会叹息这寒气逼人的季节么?还是已无瑕顾及,亦或是习惯了这寒来暑往的艰辛。生活对于他们或者就是这样干着起早贪黑的活,然后在艰辛与汗水的挥洒下兑现年复一年简朴的生活。
  在晨雾里,我停住了脚步,周围是静默的楼宇,眼前的一切是打破城市第一份宁静的忙碌。如此早,连晨雾都没来得及收拢一下身形,以至于灯光的映射下看到的是朦胧,却看不清任何一张被寒风夹裹的脸,无法猜想一阵寒风吹过的脸是怎样的表情。只是他们在忙碌的间隙想起家,想起老婆孩子的时候,内心一定有着美好的憧憬,而那些憧憬漫过他们心头的时候笑容也一定爬满了饱经风霜且有些黝黑的脸。  

对他们来说,夏日的炙烤也许比冬日的严寒更让人难耐。火炉般的闷热透不过气来,站在阴凉下都能感到炽热的眩晕,而他们却还要在这种眩晕下辛勤地劳作。火辣辣的太阳像烧红的铁板,热浪袭人,恨不能把人身上仅有的一点水分全都蒸发掉。那些生活在空调房子里的人们,只是到大街上走那么一圈,往往都会叫苦不迭,恨不能尽快扎回有空调的房子里。而农民工兄弟,他们呢?大概还不晓得空调在夏天到底能带来怎样的凉意吧!他们一年的希望,都寄存于这三十几度的高温里,必须在与太阳的博弈里把它点点滴滴地掏出来。高温烘烤着脸膛,紫外线灼伤了裸露在外的肌肤,皮肤一层一层地脱落,黑色素年复一年地沉积下来,于是,粗糙且黝黑的脸膛,让他们走到哪都带着农民工的模样。
  当汗水雨点般融入这片土地的时候,一砖一瓦构筑起栉比鳞次的华厦高楼,一锹一锨铺就的纵横交错的车水马龙,一钢一拱架设着连此达彼的桥梁立交,一凿一锤掘挖出四通八达的管网隧道。所有这些,都在他们弯腰埋首的劳作里,都在他们春夏秋冬的沉默中,横亘于这片大地的每个角落。
  可是,在他们憨厚朴实的面孔下,在他们粗糙无华的背影后,他们又遭遇了什么呢?似乎很少有人能记住他们的伟大贡献,朴素无华的劳动人民形象反而彰显着他们“低人一等”的命运。公交车上,有时乘务员一看是手提行李脚穿球鞋满脸灰尘的农民工,语气便提高八度,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特快,似乎对他们就可以不必客气,那些看起来有些‘脏乱’的行李也就成为扎眼的怪物,觉得碍事了,完全可以伸脚去踢一下,那怕明明是一床被褥。而那些一身汗水一身泥的农民工,随便找个能立身的角落独立地站着。而那些衣着光鲜的人们,一般是能避开都会尽力避开的,偶尔有农民工因为拥挤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很多人都会斜瞪着眼,一脸的不屑与蔑视,再狠狠地拍打着被蹭过的衣服,生怕会沾上了什么“晦气”,有的甚至会怒目而视亦或指责几句。
  只是,生活在城里人们啊,你忘了,脚底下的宽阔马路,每天往返的华丽楼宇,太多的东西,哪一点不是泥与沙的混合,不是汗与泪的交织。确实,看起来他们是不怎么光鲜,干皱开裂黝黑的皮肤,粗糙不堪的大手,指甲里还藏着黝黑的泥垢,破旧皱褶灰暗失色的衣服还残留着工地上的泥沙。可是,他们不可能啊,不可能衣观楚楚啊!要求一个从工地上刚丢下劳动工具的人能像城里人一样干净利索?这也太不可能,也太刻薄了吧。那些轰鸣的机器,那些因搅拌而扬起的尘埃,只有亲临其境,才能深知那一身汗水一身泥的辛酸。其实,如果有办法,谁又愿意将自己弄得蓬头垢面地站在人前,对于一个农民工兄弟,他们没有一丁点选择的余地!没有!

 社会的每一个分工都是整个社会生活链条的一个环节,缺少任何一个环节,链条都会断裂。所以,请用平等和善的目光,尊重每一个环节上的劳动者,劳动没有贵贱之分,从事每一种劳动的人,也就没有高低之别。懂得尊重别人,是做人最根本的一种准则。我们应该学用尊重、学会感激,尊重挥洒下的每一滴汗水,感激每一个付出劳动的人,在社会大家庭里,每一份辛勤的付出,都是社会和谐的一块基石。如果没有清洁工,我们能拥有城市的清新整洁;如果没有修路工,我们能穿梭世界的天涯海角;如果没有建筑工,我们能坐享居家的幸福小楼么?
  我们每天都依附泥土而生,我们每天都踩踏泥土而存。没有那些孕育万物的泥土,没有那些随处挥洒的汗水,没有他们与泥土的亲密接触,没有他们与尘沙的搅拌,衣食住行从何谈起?从何而来?没有农民工兄弟握起铁锹和扫帚,恐怕城里的白领也就白不起来。是他们让平地起了高楼,是他们使沟壑成了坦途,是他们在生活的最底层点燃了城市的激情,我们总是习惯于关注、赞叹那些那些昂然于巅峰的人。试想,没有底何为峰啊?
  那些住在高楼里一脸白净、高贵典雅的人呢?如果你投向他们的目光里注入了轻视鄙夷的话,那么,你的高人一等的人格已被你践踏在了脚下。农民工兄弟或许因长年的劳累显得有些木纳,或许因岁月的风霜显得更为苍老,可是他们的心地善良平和。试想,在极力地透支自己的体力之后,他们在这座陌生的城里又得到了什么呢?除了那点微不足道的报酬,除了满足他们基本养家糊口的一丁点夙愿,他们什么也没带走,但是他们留下了许多,留下了这座城市往后赖以繁华为续的一切,留下了城里人生活蓬勃向上的一切。这些,足可以让城里人对他们表示敬意。
   年关又要到了,一年的忙碌在期盼中也许快有了些许的收获,再忙活一阵子,就该攒够孩子的学费或还可以再为家人添置几件新衣裳,给爹娘买两瓶老酒和两包旱烟。亦或是辛劳的奔波忙活下来,终于可以让住了一辈子的茅草屋,不久能换成砖瓦房。年首离家年尾归,一年的光阴里,孩子还好么?是否还记得离家时的叮嘱,在为改变与父辈不同的命运而埋头苦读?妻子还好么?是否还记得离家时依依不舍的眼神,为了下次的团聚与你一样的翘首以待苦数相思豆?还有那操劳一辈子的爹娘,他们还好么?是否还在牵挂儿子的冷与暖、艰与辛。对于他们,当你的视线在人流里走进他们怀揣着一年的辛苦所得的时候,也算是一种“衣锦还乡”吧!想着这些的时候,归程也越来越临近、越来越迫切了。

来年的开春,冰雪尚未消融,安顿好家中的农活,他们又别离妻儿老小,再一次扛着行李进城,奔波于城市的各个角落,重复着往日艰辛的劳作。他们唯一的夙愿,只是期望能生活得好一点!

 【原创】农 民 工 - 朱    子 - 朱子的家园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