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别山小草丰富多彩的博客

转载、推荐、喜欢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初毕业于新疆财经大学,在党的高级领导机关做政策研究和宣传工作20年,后从事新闻工作17年,在高级记者的岗位上退休。现仍为省委宣传部的新闻阅评员。

网易考拉推荐

「西去东回·感受农村政策六十年」 第五章 阶级和阶级成分一一9、饥饿与阶级  

2015-12-29 20:3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提要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在农村不是公平公正、因才施用,而是以阶级划线。还有就是阶级斗争激起的狭隘、自私、妒嫉的恶习害死人,尤其是非贫下中农出身的人。在当地那些阶级斗争积极分子眼里,你就是「帝、修、反」的代理人,「解放前吃得开,解放后你还想吃得开?做梦!决不能再让有知识有修养的人吃得开了,否则,无产阶级的铁打江山就会改变颜色!」
下图:作者与农民日报的同事1986年夏天在上海郊区留影
2015年12月29日 - 大别山小草 - 大别山小草丰富多彩的博客
 9、饥饿与阶级斗争
在改革开放以后,我曾多次向朋友们半开玩半认真地说:“在跑步进共产主义时代,我有
20 年天天吃不饱饭”。许多像我一样年龄差不多的人听到我说这话,便调侃我说:“要是在57 年,
准把你打成右派!”以后类似说这样话的人多了,也没有人为我担心了。
从1955 年农村正式实行粮食统购以后,城里就开始实行粮食定量供应,按年龄、工种实
行口粮、食油、副食品包括蔬菜等的定量供应。以后随时间的推移,只低不高的定量原则逐步
加大力度,坚持了近30 年。这里仅谈谈学生与机关干部口粮定量后我所感受到的一些情况。
我记得我在中学时,学生定量是每月33 斤,那时农村虽有高征购,农民也是口粮不足,
但家里总是给上学的儿女留些吃的,这样,寒暑假时学生回家吃饭,就能节约学校发的饭票,
开学到校就可多吃点,因此还不感到很饥饿。1959 年冬天中央庐山会议批判了彭德怀以后,说
假话、浮夸成风,高征购逼的农村饿死人,阶级斗争日益尖锐激烈,谁也不敢为吃不饱发牢骚、
说怪话,给社会主义脸上抹黑,学生再也不敢去占家里的“油水”。同时,农村饥寒交迫,学
生想到家里多吃点也没有,于是学校就不断发生饭票被盗或打饭有意忘记给饭票的情形。
我上高二的时候,那是1960 年上半年,我们班有位同学SA 打饭没给饭票,被工友( 那时
称饮事员为工友) 当场抓住,以后就被校团委抓为破坏粮食统购统销的典型,在班里、学校进
行批判,杀鸡给猴看,希望不再发生对粮食定量不满问题,其结果并没有达到校方的希望。发
生1959 年“信阳事件”( 饿死人事件),学校同学中越来越多发生饭票被盗问题,学校以抓阶
级斗争的办法,压制学生的言论和“不法”行为。
1960 年下半年我考入新疆财经学院后,正值国家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大学生口粮定量是
31 斤,有50%是玉米面或高梁面,加之油、肉、菜供应量有限,同学们整天在饥饿之中,许多
同学因缺营养而得了浮肿病。
工业统计系有位同学饿得无奈,在生产建设兵团一家对外营业食堂( 那时没有宾馆、酒店
这样的牌名) 高价饭餐厅捡别人吃过肉的骨头啃,很丢人、很凄凉、很失尊严。此事传到了校方,
校领导也感羞耻。
有一次学院教务处处长高全德到我们贸易经济系开同学大会,这位年近60 岁的教务处长,
听口音是山西的,八路出身,他没有官气,也没有训词,只是为上面那位啃骨头的同学悲哀。
他说我们现在确实是困难,比抗日时期的八路军还困难,我知道大家吃不饱,更吃不好,但
再苦再饿也不要去捡别人吃过肉的骨头啃嘛!什么“东西”啃吃过肉的骨头?…他实在说
不下去了。他劝同学们无论如何要有尊严,要知羞耻,不要给社会主义脸上抹黑。这位老八路、
老共产党员、当时我们眼里的大干部郑重向我们保证:吃不饱吃不好这是真的,但保证大家
饿不死,以后绝对不能去碰阶级斗争这根弦!
我讲的大学生口粮少,吃不饱,还仅仅是苦的问题。据说全国当时都一样,河南因此有
3800 名大学生丢了学籍,后来一直上访告状。这个“饭碗”问题直到20 多年以后,原来的大
姑娘变成了老太婆,小伙子变成了小老头才得以解决了。由此看来,我们还是幸运的。
在机关干部中,对严格按口粮定量标准吃饭过日子己成为最高的纪律。谁违犯了,出身
不好或历史上有问题的,是立场问题,是阶级斗争新动向,弄不好就会被处理,敲掉你的“饭
碗”;出身好,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干部,如果在粮食问题上不谨慎,给你定上认识
问题的“罪名”,也会影响你的进步。尤其在反右倾、社教、文革期间,阶级斗争要年年讲讲、
月月讲、天天讲,以阶级斗争观点观察一切的年代,谁家要吃超了定量标准或有钱买了代食品,
轻者检讨,重者处分。这里我想讲三件我亲历的事:
一是1964 年下半年我毕业参加工作不久,机关整风,领导干部检讨洗手洗澡“下楼”,
都要检讨多吃多占问题。有位领导由于历史出身不好,因患严重胃病不能吃玉米面窝窝头,
组织上说他站错了队,他反驳说:“我本来就在队伍里面,可能站得不整齐”。从此,至改
革开放前,失去组织信任,不让他主持自治州财计委的工作;
二是一位自治州财政局局长,在1964 年冬天社教中,看工作组的同志们饿得受不了了,
便自掏腰包买了100 个鸡蛋用铁皮水桶煮熟让工作组同志吃了,为此,他被开除党籍,撤销
财政局长职务,直到毛主席死后,改革开放,这位局长的冤假错案才被平反,恢复了职务;
三是1965 年农村社教运动大规模进行,我们社教干部吃住在贫下中农家里:早上一个
四两粮票的玉米面馕,中午是四两白面馕,晚上是二两面的苏嘎西( 汤面条),根本吃不饱,

白天还得同社员一起劳动,实在苦不堪言。正在我们挣扎着过日子的时候,中共中央西北局
刘澜涛书记给西北局五省区的第一书记写了一封信,允许高级干部起小灶,一般干部可以到
市场上买东西吃。这可真算是救命恩人,我们几位年轻干部在规定两个礼拜可以休息离队时,
来回步行4 小时去巴札( 少数民族语,即街市) 买了羊肉炒面,美美地吃一顿解馋。
粮食实行统购统销,给机关干部带来的思想压力和生活痛苦,当时的人们至今记忆犹新。
(2010,10,30、)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