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别山小草丰富多彩的博客

转载、推荐、喜欢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初毕业于新疆财经大学,在党的高级领导机关做政策研究和宣传工作20年,后从事新闻工作17年,在高级记者的岗位上退休。现仍为省委宣传部的新闻阅评员。

网易考拉推荐

「西去东回·感受农村政策六十年」 第五章 阶级和阶级成分一一3、地富成分难得信任  

2015-12-24 05:0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提要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在农村不是公平公正、因才施用,而是以阶级划线。还有就是阶级斗争激起的狭隘、自私、妒嫉的恶习害死人,尤其是非贫下中农出身的人。在当地那些阶级斗争积极分子眼里,你就是「帝、修、反」的代理人,「解放前吃得开,解放后你还想吃得开?做梦!决不能再让有知识有修养的人吃得开了,否则,无产阶级的铁打江山就会改变颜色!」
2015年12月24日 - 大别山小草 - 大别山小草丰富多彩的博客
 3、地主成分难得信任
我们年岁大的人都知道,共产党刚掌握政权很缺少有知识的人才,而刚解放的中国农村有
知识的人可以说绝大多数是地主富农子女。党和政府急需人才,便吸收了他们,有的是受到重
用的。但随着政治运动的滋生和发展,那些解放前成长的知识分子逐渐被打击下去,不敢“乱
说乱动”,即便有才华也只能作点具体工作,用现在时髦话说你很难进入主流社会。
所以说这个家庭成分在一个相当历史时期是决定人的社会地位的,我只能用在我身边的一
些人的遭遇来阐明我的观点。
首先说反右派:在河南省罗山一中1955 年我们进校时,可以说有一个很强的教师队伍,
其中绝大多数是解放前、民国时期成长起来的人才,到建国初期,他们还都年富力强。当时学
校到处感觉是春意盎然,朝气蓬勃,教学质量很高,师生关系如同父子。
1957 年我们提前一个月放寒假,等1958 年春季开学典礼大会上,一下子在吆喝声中从教

师队伍里站出来40 多人,被喝令低头弯腰,大会主持者宣布他们都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
分子,而且用极其污秽的言语羞辱他们。主持人强调指出:这帮右派分子出于他们地主阶级的
反动立场,借党整风的机会,猖狂向党进攻,反动透顶,要从此与他们划清界限……接着还喊
起了“坚决打倒右派分子!……”之类的口号。从此他们政治上不被信任,生活上受到熬煎,
20 年成为人民的敌人,直到胡耀邦主持平反冤假错案,他们才获得新生,但他们中有些人早已
被折磨而死。
这里我还讲三个人的简要经历。第一个就是我大学毕业工作遇到的第一个顶头上司,自治
州财经计划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姓彭,他是兰州大学1948 年毕业生,当时做党的地下工作,是
天水地下党组织推荐他去参军,1949 年随解放军进新疆。1950 年25 岁的他,由于才华出众,
任新疆喀什地区英吉沙县委书记。他的老家甘肃天水土改时把他家划为地主,因此他不能再做
党的重要工作,调任一个煤矿任党委书记,一呆就是10 年。1964 年春天由于他身体多病,不
宜在高海拔地区工作,才调任我们单位,当主持工作的副主任,主任是一个副州长兼的。1965
年阶级斗争日益尖锐,上级党委说他站错了队,他进一步失去了信任,他争辩了几句说:“我
怎么站错了队,可能站得不整齐!”从此组织上对他的问题不闻不问,直到他退休也没再工作。
工作几十年不仅没升迁,而且由于地主家庭,不可重用,虽然正县级没罢免,但任用的信任度
一天天淡化了。
第二位是我小学的教导主任,姓陈,1953 年就加入了共产党,当时在罗山县莽张区的小
学老师中就他是唯一的党员,还是区委委员。按他的才能、人品,最起码可以担任个区委( 后
来为公社、乡、镇) 书记,但由于他家是富农,他妻子娘家也是富农成分,工作几十年最后只
是乡政府的文教助理。与他同时期参加工作的土改积极分子,即便是那些没文化、没能力的,
也由于家庭出身贫下中农而被委以重任。
第三位说个相反的例子。和我一起参加高考的一位同学,由于他解放前是地主的长工,苦
大仇深,解放后上学,作为可靠分子被给予信任和关照。到了大学组织上一看档案,是一位根
正苗红的接班人对象,把他编入到绝密专业。由于他在中学功底弱,所学大学的专业他根本听
不懂,不过他倒是不辜负党的希望,挺用功努力的。没成想积劳成疾,患了肺结核,不能坚持

学习而退学,回家当了一辈子穷苦农民!这是对贫下中农“呵护有加”的结果。
1985 年夏天我们几位在外工作的同学坐着车去看他,看到的情景使我感到震惊。这位解
放前的穷苦农民,如今仍是家徒四壁,一间空房里堆放着几个老南瓜,一粒粮食没有。他认真
地对我说:“当年讲阶级成分,把我看得太可靠,如果和你一样上个一般专业,不会累出肺病、
退学当农民!”说得我无话可答。后来我想,家庭成分是地富的,当时绝对是没有社会地位。
家庭出身贫下中农、还有转业军人、共产党员,这号称三块钢板:放在桌上明光光,别在腰里
硬梆梆,放到地上响当当,没想到不能量才使用,也害人。如果当年我这位同学也有人诬告他
家是漏划地主,他也上个一般专业,勿须下大功夫,累成痨病,那他就不会回家当农民(2010.11.27)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