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别山小草丰富多彩的博客

转载、推荐、喜欢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初毕业于新疆财经大学,在党的高级领导机关做政策研究和宣传工作20年,后从事新闻工作17年,在高级记者的岗位上退休。现仍为省委宣传部的新闻阅评员。

网易考拉推荐

「西去东回·感受农村政策六十年」 第五章 阶级和阶级成分一一2、我是一条“漏网”之鱼  

2015-12-23 03:45: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提要
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在农村不是公平公正、因才施用,而是以阶级划线。还有就是阶级斗争激起的狭隘、自私、妒嫉的恶习害死人,尤其是非贫下中农出身的人。在当地那些阶级斗争积极分子眼里,你就是「帝、修、反」的代理人,「解放前吃得开,解放后你还想吃得开?做梦!决不能再让有知识有修养的人吃得开了,否则,无产阶级的铁打江山就会改变颜色!」
下图:1991年夏作者参军女儿由东海舰队回郑州探亲全家合照
「西去东回·感受农村政策六十年」 第五章 阶级和阶级成分一一2、我是一条“漏网”之鱼 - 大别山小草 - 大别山小草丰富多彩的博客
 2、我是一条“漏网”之鱼
 
我启蒙上学的地方,是离我家不远的包小院子的一位当地很有声旺的大地主的客厅,叫罗
山县潘新镇包庙小学。据说真正的包庙小学是在包小院子前面不远的一个山堆上,那里过去有
一个土地庙,另有四间屋的一所学校,叫包庙小学。由于日本侵略者的侵犯,小学失修,到日
本投降,这所小学校舍墙倒屋塌,山堆上长满荆棘、野草。
抗日战争后期,要恢复包庙小学,时任这个小学教师的包以才动员他的老母亲做慈善、做
好事,捐出自己的大客厅做了包庙小学的校舍。就这一个教室,总共男女学生不到20 人,读
的年级也不一样,因为年龄差异很大,从6 岁至12 岁不等。这些男女学生多数是富人家的子女,
我现在还能记起大多数人的名字,他们是包久寿、包久贵、包秀英、包凤英、包以策、包久法、
鲁心定、鲁心然、鲁心榜、吴惠敏、吴群英,吴小四、吴小五……。这个包庙小学从1944 年到
1948 年的4、5 年间,辗转土地庙、吴新湾、韩祠堂几个地方,由于战乱,办办停停。1949 年
春天我又到上岗读了几个月私塾,当年3 月家乡解放,6 月份私塾被取缔,从此我辍学4 年。
土地改革后,划分了阶级成分,出生地主家庭的小孩,解放前上学的,土改运动没收了他

们的所有家庭财产,有的地主被扫地出门,住村里的弃破草屋,比贫雇农还穷。最重要的他们
被划定为剥削阶级,由过去的不劳而获到如今要接受改造、自食其力。这样这些富裕人家的孩
子就要跟父母一起劳动生产,必然失去再学习的机会。
1953年我复学仙桥完小(即原包庙小学)这里已经是很象样的一所学校了。一到五年级都有,
校址在吴新湾,校舍是没收地主的宅屋,还将原来地主的花园修了一个篮球场和运动场。但复
学后,我没有见到我在包庙小学原来的十几位启蒙同学,后来得知这些同学绝大部分因家庭被
划为地主成份而失去了永远的学习机会,他们的下场都很悲惨。
例如:包凤英,她是当年我们同学中年纪最大的女生。1948年冬天,我们家乡战乱年月跑反,
她父亲带着二姨太、女儿、小儿子及丫环跑到陈大寨我舅舅家客厅借住过两个多月,那时我8、
9 岁,她已是16、7 岁的大姑娘了,但我们是包庙小学的同学,我经常同她一起玩。1951 年当
地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她家被划为地主,而且说她父亲解放前三年出卖了许多耕地,以破坏
土地改革运动罪被镇压了。她家破人亡:她父亲的三个姨太太都改嫁出走,丫环返回各自的故里,
她的亲生母亲也在土改运动中被斗死,小弟寄养给一个贫下中农的叔叔,她自己嫁给一个贫雇
农为妻,1959 年冬被活活饿死。
鲁心定,是我共曾爷爷的一个哥哥,是我们包庙小学的娃娃头,他家土改划为恶霸地主,
1951 年到了结婚年龄,本属他的未婚妻,却与宋楼乡的民兵连长结婚了,结果他一辈子未婚,
死的时候还是光棍一条,连付棺材板都买不起,后来还是村里人相帮才埋葬的。
吴群英,女,比我大四岁,1951 年仅14 岁。由于她家划为地主,父母被整死,她被自己
的残疾长工收留,不到16 岁被这个长工搞大了肚子不得不结了婚。由于长期委曲求全,身心
受到催残,不到40 岁含恨而死。
包久寿、包久贵、包秀英是共爷的兄妹,也因地主身份而不得不辍学,改革开放前几十年
都在农村贫寒中挣扎。
吴小四、吴小五两人是亲姐妹,因地主成份,土改后也没再上学,以后的日子过得凄惨。
听说有人污蔑吴小五是小偷,在“文革”挨批斗,含冤而去。
我启蒙教育时的同学中,只有我自己走出了“农门”,用我们当地的友善亲朋的话说:“你
在你那群男女中,你是‘漏网’之鱼。”按照当地某贫下中农的说法,我家是漏划的地主,并
写了3 份黑材料装进了我的高考档案,但是这3 份黑材料未起到挡住我上大学机会的作用。
我在上大学时,有位四川同学叫谭生摸,年龄比我还小两岁,家庭情况和我差不多。在
1965 年他的家乡人民公社搞社教,把他家补划为地主,说他是漏划地主分子,当地贫下中农到
新疆喀什地区疏勒县人民委员会强行押解他回故乡监督劳动改造。在“文革”中,当地要对地、富、
反、坏、右斩草除根,把他们一夜之间挖坑活埋了,谭生摸同学一起遇难。直到粉碎“四人帮”
后,平反冤假错案,才平反昭雪。
从生摸同学遭遇的劫难中,我也感觉到在那种复杂的社会环境中,能生存下来,的确属“漏
网”之鱼!(2010.11.25.)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