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别山小草丰富多彩的博客

转载、推荐、喜欢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60年代初毕业于新疆财经大学,在党的高级领导机关做政策研究和宣传工作20年,后从事新闻工作17年,在高级记者的岗位上退休。现仍为省委宣传部的新闻阅评员。

网易考拉推荐

「西去东回·感受农村政策六十年」 第一章 平均地权 一一4、土改见闻  

2015-12-01 07:0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去东回·感受农村政策六十年」 第一章平均地权

我和我的同事1986年

夏天在上海郊区采访(照片右为作者)                                                            4、土改见闻

「西去东回·感受农村政策六十年」 第一章  平均地权        一一4、土改见闻 - 大别山小草 - 大别山小草丰富多彩的博客

 B、我两次见杀人

1945 年日军投降后,国民政府清剿土匪,安民乐业,一天在我上学的地方不远要杀人,

我们小学生都去看热闹。那是一个河滩地,也没开会,由地方保安团押来6 个土匪头目,

让他们跪下,为了节约子弹,用大刀砍头。我们离得很近,只见刽子手把明晃晃的大刀举起,

一刀下去人头落地,血溅很远,有的头掉地上还在眨眼。这是我第一次看杀人。

第二次见杀人是1951 年春天,我们家乡土地改革运动胜利完成,要镇压反革命。大

约四月初一,仙桥、宋楼两乡群众开大会,在我对面湾的后山坡上,也搭了个台子,估计

是县里派人押反革命来的。主持会的人我们不认识,要镇压的3 个人是上次开斗争大会挨

斗的3 个人。罪犯由民兵押来时,包一民一人反铐着双手,方在九与张守禄两人铐在一起。

他们一进会场,台上有人领头喊口号:“打倒恶霸地主方在九!”“打倒破坏土改运动的

地主包一民!”“打倒无恶不作的张守禄!”

会上有人宣布了他们的罪证:方在九主要是地方上有影响的绅士,包一民是土地改革

前出卖了一批土地,张守禄杀害过新四军的便衣侦探。罪证宣布完毕,由民兵押他们3

到一个山坡上,让他们先跪下,枪手听命令开枪,包一民、张守禄一枪就毙命了,这时方

在九还没死,调头招手,我想他一定是挨了一枪很痛苦,打招呼是希望快点毙命,以免恐

惧和受罪。这时我估计是县里来行刑的负责人,他掏出手枪,“硼、硼”两枪,方在九腿

一伸,再也没动了。

这里再补充一个插曲,一位30 多岁的方姓贫雇农,看完毙人场面后,大口大口吐血,

往回走200 来米,吐血吐死了。当地群众对此有许多议论。

 

C、鲁恒耀瞬间变成地主

1951 年春,3 月的一天早晨,和我父亲共爷爷的一位兄长来到我家,情绪非常沉重,

找我父亲倾诉衷肠。在父亲的卧室里两个人私语了3 个多小时,早饭也没吃,大约上午9

点钟离开我家。11 点左右,从东湾(鲁家湾分东西两地)传来噩耗:鲁恒耀悬梁自尽了。

这时我父亲才对我母亲讲鲁恒耀早晨来的心思。

我父亲说老九(鲁恒耀)这个人一生胆小怕事,他家成分划为富农,他很恐惧,早晨

我劝说了一早晨,他还是解除不了思想压力,这回算彻底解脱了。

鲁恒耀是我四爷的三儿子,与我父亲很要好,听说他突然死了,我父亲还痛心地哭了。

鲁恒耀自杀的消息传到乡公所(那时称乡政府为乡公所),乡公所立即派人到鲁家湾

开会,宣布鲁恒耀的行为是抗拒土改运动,家庭成分由富农改为地主。下午全乡来了许多

民兵和贫雇农阶级兄弟,抬走了鲁恒耀家里所有财产。我记得最有影响力的是烧书。鲁恒

耀的父亲是清王朝的主人,他四弟也是秀才,早年到江苏吴江谋事没再回故乡,但家里保

存有大量古书、古字画,搬运起来很沉重。贫雇农们不识字,认为无用,就搬运到鲁恒耀

的后山上堆成一个小山,点火焚烧。古书都是线装的,古字画更坚硬,不好烧,弄了3

3 夜才最后烧完。这件事惊动了左邻右舍,许多有识之士想去找点有价值的古书、古字画,

怕扣上同情地主的帽子,只好作罢。后来多少年谈起此事,许多人还认为是秦始皇的焚书

坑儒的延续,太可惜了。

鲁恒耀改划地主后,他的房屋一大半分给了贫雇农。有位袁姓的老单身,光天化日之

下调戏他的大儿媳,完全强人所难,然后霸占了这位有两个儿子的地主儿熄,此事引起左

邻右舍的愤慨。后土改复查,鲁恒耀仍为富农。

 

D、挖地主的老财

离我们鲁家湾300 米远有个吴家新湾,后来为防土匪侵害,吴家新湾修了水壕和寨墙,

人们把吴家新湾改名吴家新寨,这个寨上的人都姓吴,土改全划成地主。

乡公所土改工作队没收地主财产阶段,在吴家新寨挖老财挖了约20 天。有一家吴姓

是在外地什么城市有工商业,很有钱,有人揭发他在抗日期间用手推车运回两麻袋银元,

乡公所、乡农会坚决要他交出。经过文攻武拼,这个吴姓地主终于交待了埋钱的地点。

挖钱的地方,与我家租种的一块大田的田埂挨在一起。它是一块岛形的田,即中间是

高出田平面50 公分的一个小岛,约有四、五百平方米,上面是灌木,周围由田包围着。

据说为了保护银元的安全,这个岛是当年埋钱的时候故意用土堆起来的。

那天我又去看热闹去了。乡公所和农会来了340 个民兵和贫雇农,手持铁锨和镢头,

整整挖了6 个小时,挖了78 4 米多深的大坑,终于在其中两个坑里发现了两口大缸,

上面扣有油布和木板,以防进水。

主事者让打开缸盖,一个一个清点银元数量,听说两个缸有5 万块银元,并且还有数

第一章 平均地权

十斤金条和一付金质麻将牌。这算抓住一条大鱼了,参与者高兴得手舞足蹈。此战役胜利后,

据说宋楼方姓反绑吊在古树上的老太婆也交待了距宋楼有10 公里的方凹也挖出了银元。

这次挖地主老财,说明封建社会商品经济不发达,金融业更落后,农村储存钱财,全

靠地埋,据传此法也有丢失或因时间长了找不着的现象,这次能挖出来还是好。

 

E、黄乡长

黄发毛当乡长了!左邻右舍、山前山后、整个宋楼乡都为此而欢呼着。老百姓说真是

改朝换代了!

黄发毛何其人也?他原是抗日战争时期,从罗山县城西部约20 公里的土城逃荒到我

们故乡的一个小乞丐。1942 年他12 岁,恶霸地主鲁书臣收留他当放牛娃,解放前3 年他

长成人了,就给鲁书臣当长工种田。他的大名叫黄家新,解放后,由土改运动的积极分子

一跃当了乡长。用现在时髦的语言,他是国家正宗公务员。

据说他所以能当上乡长,主要是给鲁书臣当过十来年长工,苦大仇深,根红苗正。另外,

他虽然不识字,但人长得机灵,办事勤快,听从分配,服从指挥。土改开始时,他冲锋陷阵,

敢于同地主反动势力面对面开展斗争。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他在配合清剿土匪和残余反动

势力的斗争中立功受过奖。凭家庭出身和这些政绩,他的乡长是当之无愧的。

黄家新当乡长之后,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工作积极,办事公道,全乡人民是拥护的。

但是由于他从生下来直到当乡长,没见过用大缸和麻袋装银元,在挖掘地主老财时,他见

到那么多白花花的银元和金条,他心里开始发痒痒了,制不住黄金白银的诱惑,私窃了

20 块银元和一根金条,土改运动还没完全结束,连老婆还没混到手,被清洗回他的老家了。

我大哥解放后能参加工作,就是因为他当乡长不识字,他硬叫我大哥到乡公所当文书。我

大哥这人很念旧情,经常不忘黄家新,所以我也了解了他的这段历史沉浮。

这件事现在看来太不值一提了,可在共产党刚掌握政权时,却是那样的认真,20

银元和一根金条,就砸了一个乡长的饭碗。

 

F、长工

我们宋楼乡紧挨着仙桥乡,这个仙桥乡有位大地主姓武,家里只有老两口和一个女孩。

解放前他们的女儿和我在同一所小学上学,我们应该是启蒙时期的同学,她比我大几岁。

他们解放前请了一位没有脚趾的帮工,大家叫他W。由于W 身有残疾,老武请他只是打杂,

干点扫地看门的事儿。解放后土改,这个W 算上老武家的长工,划为雇农成份,并分得

老武的正堂屋三间瓦房,成了老武家一个大门进出的邻居。1952 年,我那个女同学十六、

七岁了,划成地主后也没再上学,帮助母亲做些家务活。老武土改当上地主后,社会地位

由天上掉在了地下,一家3 口人都变成了低三下四的奴隶。这时的W 长工开始一天天神

气起来,对老武一家不断施以压力和威胁,尤其对老武一天天长大的女儿产生了野心,经

常找机会调戏、猥亵以至强奸。老武女儿由于年幼,封建,对W 长工的欺辱不敢声张,

也不敢报告父母,唯恐父母忍受不了出人命。但纸终究包不住火,老武女儿肚子鼓起来了。

老武找到女儿一问,女儿泣不成声,向父母讲了W 长工的前后经过……。这时老武及老

婆真的无地自容,痛心疾首。但生米做成熟饭,只好答应W 长工的要求,给他们办了喜事。

老武两口子做梦也没想过自己的爱女如此落嫁,他女儿长得细皮嫩肉、白白净净,浓

眉大眼,1 65 的个头,方圆几十里的美人。

1974 年冬天我从新疆回家探望老父亲,听我老家的玩伴说,老武的女儿早死了。我分析,

这与同W 长工结婚的屈辱有关系。因为人思想长期受压抑,必然躯体染病,应该说她是

精神不快乐而窒息的。(2010.08.20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